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人生五术 » 思维道德 » 自说自话 » 正文

明品生活网:咸亨扩建倒更能反衬“苦人的凉薄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  来源:光明观察  作者:秋痕  版权声明,必须查看=>点击进入




据悉,咸亨酒店即将拆扩建成,五星级标准的鲁迅文化主题酒店。此消息一经传出即引发多方关注和争议。(13日《浙江日报》)咸亨酒店由鲁迅先生的堂叔周仲翔创建,苦撑了几年后关门歇业。1981年,为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00周年,尘封的咸亨酒店重新开业。其中一个关于酒店的让人刻骨铭心的印象,肯定绕不开源自那个“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的人”——孔乙己的记忆。

  担心长久以来固有的咸亨印象,会因改建而发生改变,或许是这次扩建引起争议的原因之一。但我觉得对此却不必过于担忧。如相关负责人已表示,“咸亨”因为鲁迅先生而重生,咸亨酒店主体——现在的“堂吃”部分和孔乙己塑像是咸亨酒店的灵魂所在,会被永久保留,今后绍兴市民和游客还是可以在咸亨酒店温一壶黄酒,体验鲁迅笔下的绍兴风情。

  似乎我们应该放心了,只要我们是将“咸亨”作为文化记忆而妥善保全,改扩建最关键着力于保留和传承其传统风貌、绍兴文化的底蕴,再现绍兴老酒馆特有的闲情雅致、雅俗共享的文化精髓,那么就自然可以放心大胆的改而扩之。这就像为寺院里的佛像再塑金身一样,贴金而已不动根本,故不必惊慌。

  但这样简单的几句安抚,显然难以平复所有热心人的心。“有市民担忧,以后咸亨酒店有了‘五星级’的光环,会不会成为高档消费的场所,变得与普通大众格格不入。”梳理过后,这层掩埋于心的忧虑,其实才是最能撩拨广大游客心弦的一记“兰花拂穴手”。

  因为,这将会使普通游客,身临其境地领略当年孔乙己先生“排出九文大钱”,享受“温两碗酒,要一碟茴香豆”的咸亨待遇。关于这一点,估计相关负责人不敢再轻易拍着胸脯大打包票——一切费用照旧,除非以后这个星级酒店是不计运营成本,非盈利的公益单位。

  那么以后再来消费,咱们这些“多是短衣帮”的普通游客,就只能如先生当年描摹的那样:“靠柜外站着,热热的喝了休息”,眼看着“阔绰的穿长衫的”,“踱进店面隔壁的房子里,要酒要菜,慢慢地坐喝”?这可应成以后学校讲《孔乙己》一课时,全国学生现场教学的绝妙首选之地了。咱们这么大手笔,花血本“再现历史”,给孩子们一个具象的关于“孔乙己时代”的社会生存记忆,也算功莫大焉——假若也是公益性质无偿提供的话。

  鲁迅曾一再强调,他最喜欢的笔下人物形象是孔乙己大叔。而孙伏园在简括原因时说:“《孔乙己》作者的主要用意,是在描写一般社会对于苦人的凉薄。”过去我上学时,老师告诉我们孔乙己形象的意义,在于控诉罪恶的吃人的封建科举制度。但这显然有些小觑了先生最钟爱的这一形象,其艺术价值不应放在那个特定的社会环境中解读。

  它有着穿越时空的恒久魅力,孔的悲剧有着世界范围内的普遍性和现实意义。正如鲁迅所说“谁整个的进了小说,如果作者手腕高妙、作品久传的话,读者所见的就是书中人,和这曾经实有的人倒不相干了”。所以我们不能死嗑上科举,一叶障目。在一个凉薄的社会,这种悲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。

  贫富分化下,民生当头,非必须的一切奢靡,皆能衬照出“苦人的凉薄”,这也是我们再和咸亨“孔乙己”塑像去合影时应谨记的。





 
 


@1999-2020 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™ 明品生活™ >  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网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