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人生五术 » 人际社交 » 访谈大观园 » 正文

明品生活网:作家叶开眼中的语文教材:加入太多道德因素(1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  来源:山东商报  作者:Jina  版权声明,必须查看=>点击进入




作家叶开眼中的语文教材:加入太多道德因素
 
叶开与女儿在旅游

浪子叶开,是古龙小说中的一个人物,李寻欢的弟子,继承了小李飞刀的真谛——力量源于爱,而不是恨。或许这也是作家廖增湖以“叶开”为笔名的原因之一,他的飞刀,掷向的是如今的语文教育。

当他的作品《对抗语文》出版之后,让公众对语文教育长期累积的负面印象,被集体激发出来。

不过作家叶开没时间再去顾及这些对语文的批判,他还有着一个艰巨的任务——编写一套“一个人的教材”,一套属于他个人的“语文教材”。

这套“一个人的教材”,对于如今的语文教育,会有着怎样的效果?它又会以何种形式出现?这一切也许还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,但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在公众忙着用口水批评语文教育的时候,叶开已经用实际行动来对抗如今的“语文教育”。

结怨与对抗

就像武侠小说里所说的那样,追溯任何一段江湖恩怨的起因,一定会有一个结怨的过程,而叶开与语文结怨的过程其实也很简单,他曾三次尝试写一篇应试作文,前两次是为女儿而写,结果无疾而终;最后一次是应某媒体要求写高考作文,结果被判作文跑题。

让叶开更加不满的是女儿的语文题目,“三国里谁最有智慧?”女儿回答:“孔明和庞统”,换来的是一个大大的红叉,理由则是:教材上的标准答案是“诸葛亮”。

也因为如此,叶开对于语文教育开始关注起来。

山东商报:《对抗语文》在出版之后,引发了大众对于语文教育的不满,很多人通过网络、媒体等方式对如今的语文教育进行“吐槽”,那您当初是如何想起写这本书的?

叶开:我不是突然想写这本书,在这本书出版之前,我已经在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杂志上开了个专栏,叫“语文之痛”,对于现在的语文教育的问题,进行批评,这本书就是收录的这个专栏里的文章。我想大众之所以会因此而对语文教育吐槽,可能是因为我写的比较现实,有很多真实生动的案例,另一方面说,语文教育如今也确实存在很大的问题。

山东商报:看了一下您的微博,在《对抗语文》之后,您好像说要编一部“语文教材”?您的编纂标准是什么?

叶开:说明一下,我编的不是现在通行的这种教材,因为我没编这种教材的执照。我编的是“一个人的教材”,目的是想把当代文学作品中较为优秀的部分选出来供学生阅读,把他们从对当代文学作品的隔离中,解脱出来。我个人认为,语文应该有自己的独特性,除了基础的识字之外,最重要的是大量阅读经典作品。中国传统文史哲有一个共同点,是要养成基本的文字语感和思辩能力。所以我选择作品的标准说来简单,第一是必须达到我认为合格的语言能力,第二是自然、真诚,有活力。

叶氏教材以“引导”为主

叶开本人是作家、文学博士、《收获》杂志副编审,妻子则是华东师范大学的副教授、中国古典文学专业博士。不过讽刺的是,这对高学历的夫妻在辅导女儿语文功课的时候,却常常被教材中的问题搞得哭笑不得,而女儿的语文成绩一度下降的很厉害。

“非语文化,加入太多道德因素;随意篡改原文文意,打断文化传承;教材选文水平偏低。”这是叶开对于当今语文教材“三宗罪”下的定义。

那么在叶开心里,他对于语文教育有着怎样的理解?

山东商报:您对语文书的组织结构是怎样构想的?这样想的原因是什么?

叶开:语文教材的编写到了今天,已经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和僵化思想,并且通过各种形式主义而固化为某种自相证明的正确性,似乎语文教材不这样面面俱到、不这样装腔作势就不能叫做语文教材。教材编写者喜欢恐吓我这种“外行”,似乎编写教材是一种特种行业,就像特高压输变电技术一样,稍有不慎就会触电倒地。我想他们想当然了。我们祖先的传统文化学习模式,实际上已化繁为简,首先是识字,一些编写好的童蒙读物用来辅助记忆和辨认;其次就是阅读经典作品,选本如《千家诗》《唐诗三百首》《古文观止》,经典如《诗经》《论语》等。我们现在自然不必拘泥于四书五经的僵化篇目,但仍然是要选择最好的作品,推荐给学生阅读。这样就足够了。钱锺书先生做《宋诗选》,就是一个特出的例子。我的水平自然不及钱先生之十一,但愿意做点实事,抛砖引玉,破除当下语文教材的魔咒。







 
 


@1999-2020 新国学™ 明品生活™ >  新国学网 版权所有   京公网安备号:11011202001100  辽ICP备17021960-6

......ICP经营许可证办理中......
新国学网文化有限公司(北京_大连)   新国学网由中科院、社科院、中科大、清华大学、宗教学派等相关人员和机构提供支持合作,以科学精神传承文化学术。
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