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人生五术 » 道思维得 » 文说文话 » 正文

明品生活网:评春晚总导演“晚产”:春晚要走出“鸡肋”陷阱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  来源:北京晨报  作者:秋痕  版权声明,必须查看=>点击进入




按照惯例,每年到7月中下旬,最迟8月下旬,央视会对外正式公布来年春晚总导演名单;每年9月初,央视春晚就已在央视影视之家正式建组开展工作了,春晚新闻中心已开始忙碌。但眼下已到9月中旬,谁来执导羊年春晚至今没有任何消息。(9月14日《兰州晨报》)有记者从官方渠道了解到,2015年春晚尚未启动;对于网传的春晚将停办一年消息,央视春晚负责宣传的丁女士表示不便回应。 
  赞成
  迟来的春晚才正常
  春晚从1983年开始,已举办了三十二届,虽然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,人们的娱乐生活越来越丰富,春晚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越来越下降,审美水平与审美要求越来越高的观众,越来越对春晚失去兴趣,但春晚仍然是春节期间的重头戏,它的地位到现在还无法取代,如果真的将暂停春晚一年,全国会有很多观众不习惯甚至不满意。春晚已成了中国亿万观众必不可少的“年夜饭”,完全停办肯定会让很多观众在春节期间怅然若失。
  随着厉行节俭、反对浪费的中央政策的持续推进,去年的春晚就显露出了节俭办晚会的倾向,也赢得了舆论的一片叫好声。今年的春晚迟迟不见动静,是不是将筹备与准备时间大大压缩,而给亿万中国观众带来一场简朴而不失百姓喜闻乐见的春晚呢?其实往年的春晚筹备与准备时间,往往会贯穿前一年的大部分时间,这么长的时间,虽然能吊足了观众的胃口,还能带来一些其他的娱乐节目,如《我要上春晚》等等,但准备一场晚会,需要这么长的时间,是不是太浪费时间、精力、物力?这违背了节俭办晚会的初衷,也是对春晚的过度吹捧,对春晚的过度宣传。
  希望春晚不是坐实了停办的传闻,而只是在全面“瘦身”之后的姗姗来迟,少一些土豪斗富炫阔式的阔大阵仗与排场,多一些对传统文化的传承,多一些接地气,老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创新与保留。同时,对春晚的举办,也需放宽审查,2014年的春晚总导演冯小刚就吐槽“你说让老百姓满意,这句话是一瞎扯的话,你让老百姓满意的前提是你必须让领导满意,因为领导不满意,老百姓看不见。”显然审查机制过严,也束缚了春晚的创新能力,让春晚成了官办春晚,而不是以百姓满意为标准的春晚,自然越办越差,让百姓陷入“鸡肋”情结之中。不必对春晚赋予过高的意义,明年春晚的低调,或许正是希望能祛除人为的对春晚的炒作,让春晚的作用与地位能回归其实有位置吧?戴先任
  析因
  对“晚产”的三种猜测
  对于春晚总导演的“晚产”,众说纷纭。在笔者设想的几种可能中,不管是哪种情况,春晚总导演“晚产”都是件好事情。
  第一种可能:也许央视痛定思痛,正在埋首反思,反省春晚“王小二过年就一年不如一年”的窘境。近十几年来,央视春晚的口碑是越来越差,每年都会被观众的口水喷的一塌糊涂。节目质量不高,演员素质堪忧,爆出的各式黑幕一箩筐。即便请来了冯小刚,本以为会“咸鱼翻身”。谁知道争议并不比前任少多少,甚至还有了“商业内幕”的说法。看来,春晚的低迷不是哪一个人能够拯救的。如果央视真的在进行彻底的反思,因而导致了春晚总导演的“晚产”,那这绝对是件好事。
  第二种可能:在反对浪费、提倡节俭的大形势下,央视或许想要办一场节俭的春晚,所以已经没有必要早早的宣布总导演人选了。又一个春节,作为全国电视行业的领头羊、老大哥,央视的春晚如何打响头一炮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是继续奢华,还是开一个节俭晚会的好头儿,颇值得思考。如果央视春晚真的想借这个机会办一场节俭的晚会,那不失为一个理性的选择。
  第三种可能:央视可能在搞神秘战术,把导演归属、节目安排等留到最好,追求一个“好饭不怕晚”的效果。从我个人的角度讲,我倒是希望看一场很“陌生”的晚会,而不是连节目单都可以倒背出来的“堂会”,连个神秘嘉宾都没有。
  我们不希望春晚停办,因为那已经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当然,也许像有人猜测,“因为2015年的除夕是2月18日,春节比往年推迟,所以2015年春晚的准备工作将随之向后推迟。”这样的话,就无所谓“晚产”了。但如果真的“晚产”,并且如我所料的话,春晚总导演“晚产”应该是件好事情。姜伯静
  建议
  想办好取决于转观念
  春晚要走出“鸡肋”陷阱,策划编排理当强化三个理念。
  节俭理念。央视每年用接近半年时间筹办春晚,争抢国内国际大牌明星献演,浪费了大量公帑,在民众看来简直就是“烧包”,在春晚离普通观众越来越远背景下,“烧包”充其量只是满足了少数人的自娱自乐,若将这些钱财用于雪中送炭,定然让社会更具温情与温度。
  开放理念。“开门办春晚”已经喊了若干年,尽管门户已在开放,但是开放得还很不够,还有很大拓展空间。主题要开放。如果说春晚必须要有主题,那么它应是给所有富裕、不富裕和贫穷的人们,都带来新年的欢乐。围绕这个主题,每一个节目都该放下“高大上”架子,不宜处处突出宣传说教,应从细小层面切入,在对生活艺术化提炼过程中,让观众感受到富有生活逻辑的娱乐效果,轻松愉悦享受闲暇时光。题材要开放。题材不应有所选择或者回避,五行八作、三教九流,皆可入题,不仅那些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事件可以纳入,而且还有一些鲜为人知的“冰点新闻”亦要观照,只要有趣味与娱乐性,或者给人带来有价值有意义的思索与启发。演员筛选要开放。大牌可以有,但不要贪大求全,不要一味追星,要帮助更多草根人物登上春晚舞台,让怀抱梦想的人们“每个人都有人生出彩机会”。
  “接地气”理念。一方面它需要反映现实的快乐,另一方面它还应提炼现实的艰难;节目应不谀美和不回避:当一个国家很多人将一套房子作为半生或一辈子梦想追求时,你说大家都生活幸福安居乐业,是否过于拔高?当不少人仍处于贫困线上甚至极度贫困,你显然不能说所有同胞丰衣足食乃至都过上小康生活。
  毋庸讳疑,春晚远离观众,很多观众也正在放弃春晚。一家人团团围坐聚精会神收看春晚景象已是过去式,这既有多元文化并存之下,人们不再只有单一选择因素,更是因为春晚越来越注重“包装”乃至呈现“贵族化”倾向所致。对于春晚的这种有意无意的“疏远”,很多观众感到不解,不少网友以“我宁愿活在春晚里”竞相调侃。春晚要重新赢得观众,接地气、说人话是不二路径。
  涂启智
  延伸
  春晚将停办是悬疑新闻
  9月9日、11日、12日,《人民日报》的“人民论坛”栏目连续刊发3篇署名评论——《“悬疑新闻”当休矣》、《向“悬疑新闻”说不》、《警惕“悬疑新闻”背后的“标题党”》,对“悬疑新闻”进行了严肃批评。“央视春晚将停办一年”是一则不折不扣的“悬疑新闻”,这则“悬疑新闻”是谁炮制的?又是哪家媒体率先报道的?又有哪些媒体进行了跟风炒作、推波助澜?诸如此类的问题有必要深入调查,弄个水落石出。
  新闻是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。春晚将停办一年,既没有发生,更不是事实,怎么就被某些人某些媒体当新闻报道了呢?炮制和发布这则消息,其目的和初衷路人皆知——为了吸引眼球,为了赚取点击率、阅读率和收视率。然而,炮制和发布这则消息,违背了新闻规律,损害了媒体公信,破坏了舆论生态,是新闻界的不正之风,必须狠刹和严打。
  《人民日报》集中火力拿“悬疑新闻”开刀,无非说明两个问题:第一,“悬疑新闻”十分猖獗,害人不浅,非整治不可;第二,捍卫新闻的真实性原则,提高媒体从业人员的媒介素养,增强媒体的权威性和公信力,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如果任由“悬疑新闻”泛滥,轻者影响新闻界形象,重者有损社会安宁和稳定。
  “悬疑新闻”应该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杜绝“悬疑新闻”,用权威消息战胜小道消息,用确定性战胜可能性,用经得起推敲的事实去澄清每一个网页、每一个朋友圈,让谣言无处藏身,让真实充盈每个人的生活空间,这既是媒体的责任,也是全社会的责任。尤其是在媒体融合发展的今天,必须对“悬疑新闻”保持高度警惕,斩断“悬疑新闻”发生发展的一切途径。毛开云
  ■三言两语
  ●春晚在中国人的心中分量太重了,如果真的停办,让很多的文化生活装点除夕夜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。
  ——沈东军
  ●一年不如一年,这样高门槛的晚会没有哪个导演能搞好。还是停办的好。
  ——江遥
  ●恋爱就像春晚,一年比一年热闹,一年比一年无聊;恋爱就像导演,叫喊艺术至上,其实以貌取人。
  ——胡天一
  ●不管是谁来导演到头来都是毁誉参半的,宁可战死沙场请不要当逃兵!——李莫村
  ●年年挨骂的春晚也真该歇息一下,不仅省去银子,更重要的是解放一下早已审美疲劳的观众,大家终于不再守着鸡肋般丢弃可惜的“国家级”晚会,可以在几十个频道中挑选自己中意的“春晚”。 ——秋白桦
  ●春晚应该考虑全权放权给周星驰作导演。
  ——宁梅
  ●网友疾呼年三十还怎么吐槽?
  ——哈秋





 
 


@1999-2020 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™ 明品生活™ >  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网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