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» 婴童架构 » 一三岁婴幼 » 正文

明品生活网:孩子在黑暗中对自己说:“你要勇敢一点勇敢一_楚楚-阿姨-的是-妈妈-



核心提示:“你要勇敢一点。勇敢一点。”醉人的春风里,我听到昏暗的楼洞里飘出一个稚嫩的声音——是楚楚站在好朋友佳佳的厨房窗口前,悄悄地给自己打气。这个胆小怯弱的小姑娘!已经在这里来回探看了好几次,准备了好长时间,还是不敢开口叫自己的好朋友出来玩。“妈妈,你跟我一起数到十,我喊佳佳出来玩好吗?”“好!”她的嘴巴开合得很用力,每个发言都把口型做到了极致,非常认真地从一数到十,终于大声呼喊出小伙伴的名字:“佳佳!佳佳!佳佳!”可是佳佳不在家,已经出门了。

原题:孩子在黑暗中对自己说:“你要勇敢一点,勇敢一点。”
词频:妈妈,楚楚,阿姨,的是,开口,勇敢,腿上,河段,怕生,怯弱,仙女,你要


“你要勇敢一点。勇敢一点。”醉人的春风里,我听到昏暗的楼洞里飘出一个稚嫩的声音——是楚楚站在好朋友佳佳的厨房窗口前,悄悄地给自己打气。

这个胆小怯弱的小姑娘!已经在这里来回探看了好几次,准备了好长时间,还是不敢开口叫自己的好朋友出来玩。

“妈妈,你跟我一起数到十,我喊佳佳出来玩好吗?”

“好!”

她的嘴巴开合得很用力,每个发言都把口型做到了极致,非常认真地从一数到十,终于大声呼喊出小伙伴的名字:“佳佳!佳佳!佳佳!”

可是佳佳不在家,已经出门了。她扑了空。

我紧张地等着她,怕她像往常一样忍受不了拒绝和失败的打击,哭出来:嘴角一瘪,身子一软,倒到地上。

竟然没有。她欢叫着跑出楼洞:“哈哈哈,我去别的地方找她吧!妈妈你快点好吗?”

无需指引,她完成了突破自我的体验。

她一直都好像特别的缺乏安全感,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惊得绒毛乍起。

小时候跟着河段仙女团逛公园。要上厕所了,其它妈妈都可以互相看护对方的宝宝,让妈妈们安心走进去。唯独我这一个,非得推着婴儿车到厕所间,全程看着我的脸。哪怕是分开一秒钟,她的眼神也是充满了焦虑和惶恐。

有时候我们洗梳完毕准备睡觉,她忽然身子一僵,一眼惊惧地看向我。我定睛细看、凝神细听,却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没听到。于是我把眼睛转开,不敢看她,怕她看出来我也被她搞到害怕了。小孩子可是敏感得像狗,鼻子嗅嗅就知道你在想什么。

她漂亮又爱笑,喜欢到人群里看各种各样的新奇,总是远远地就对过路的人满含笑意。路人一看小可爱如此专注地爱慕自己,心生欢喜,堆上一身的愉快走向她,想要喜欢喜欢这个小天使。结果,还没走近呢,她已经转笑为哭甚至涕泪横流了。我只好不断道歉不断抚慰,忙乱得很尴尬。

我猜她是缺爱吧,于是加倍怜惜呵护。但我真的好委屈,她似乎需要更多的能量。

在她两岁以前,我做全职奶妈,同吃、同住、同睡、同出行,连上个厕所,也是我坐在马桶上,她坐在我腿上。如果安全感的构成需要由亲密关爱的完满、社会关爱的平衡来构成,那么我虽然不清楚完满的母爱是多少,但我的的确确给了她我的所有。

既然怕生就多到人群里。在社会关系的构建上,我选在明媚的阳光里趁着微风,推她去和小伙伴们见面:5个女孩儿1个男孩儿,连她组成了京杭大运河某河段的醒目仙女团。仙女团亲友队伍背景很多元,有妈妈和姥姥,也有奶奶和爷爷,有本地原住民,也有外地暂住户,有退休老教师,也有一辈子没上过班的老人家。偶尔会穿插进来几个爸爸妈妈,那都是周末了来换班的。

我们每天都会在同一个地方见面、玩耍,走到哪儿,都是一群熙熙攘攘的人——楚楚小朋友一直都是在人堆儿里的,照理来说不应该怕生,又和大家一起厮混了差不多一年,也更没有怕熟的理由才对。

但她就是很怯弱。无论谁多看她一眼,她都会秒泪,迅疾扑倒在我怀里。甚至是给她分水果、糕点、糖块、玩具,她也是手不敢伸、脚不敢抬、嘴不敢开。

有一次她跟每天一块儿玩的小男孩到小区俱乐部玩。小男孩在各个房间穿来穿去东摸西碰,忙得不亦乐乎,她坐在我腿上,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腿,完全没有下地的意思。相熟的阿姨给她一片维C片,她不敢接,拉着我的手当自己手去接。

我说你勇敢一点好吗?阿姨是妈妈的好朋友,我们见过很多次了。她摇摇头。朋友逗她,要她叫阿姨说谢谢,她倒是镇定着没哭,但无论如何不肯照做。甚至后来阿姨送到她嘴边,她也不开口,硬塞都塞不进。

比她小的男孩却很勇敢:“阿姨,你们在给姐姐吃什么?我也想要。”得了一片东摇西晃了一圈又回来:“阿姨,太好吃了,我还要。”又转了半圈:“阿姨,又没了,嘴巴好馋。”不到半小时光景,小伙子讨了三四片进肚,笑咪咪地跟我们道别,小嘴儿甜的没话说。

可楚楚小姐姐呢?她还坐在妈妈的腿上,右手伸得长长的,手指屈张屈张,做出抓握的动作,马上就要碰到瓶子了,却又缩回来。再伸出去,再缩回来,像猫一样反复试探,却永不下爪行动。

她在跟装维C的瓶子做着天人交战。

这可就有点严重了。两岁多的孩子,即便有十分强烈的愿望支撑,也因为胆小懦弱,既不肯开口求人又不敢自取。我起身道别,她情绪崩溃哇地大哭。

最终还是没有吃到。大人诱导强逼无效后假装看不见,小孩纠结挣扎后愿望落空,玩心理战的结果竟然是双输。

我并不十分擅长社交,也不是很喜欢。但总是会带着她到人群里穿梭,一边笑着与人打招呼,一边低头给她擦眼泪。

我这几年的脸皮真的是很厚很厚,上天入地什么人都敢开口、什么事都敢冲。当然也被众人的不理解和质疑化作的箭镞扎得像一只刺猬,有这么个“败作”在,我都不敢有除了尴尬和勇气之外的东西。

有时候扛不住了,也会闪几只箭给她,看她扎得哇哇大哭又帮她拔箭疗伤。

我就是个穿山甲老母。

昨天她画画,发现自己既不能画出完美的半圆,又不能画出完美的直线条,急得跳脚大叫,要扔笔。

我说:你不要给自己那么高要求嘛,多画多练习,下一次比这一次好就可以了。

她急了几次,被我这样稳住坐定了继续画,真的就越画越好。抬头冲我甜甜一笑,说:“妈妈,你真的好厉害啊。我做到了耶!”

我心下一凌:我厉害吗?没有吧。不过是耐住了性子等着她,在她做砸的时候,没有急于求成而不得就气急败坏罢了。

但是回头想想,这一路走来,带她就像是在练瑜伽,不强迫,但暗暗有较量,能伸一毫就伸一毫,不能伸就下次努力再试一次。她也像个柔韧度极差的钢钎,慢慢弯出了一道弧线。

现在她四岁半,安全半径逐步扩大,可以不用凡事都要妈妈陪着才能做。接触的人和圈子也越来越多,甚至开始自我勉励以求突破。她都会自我要求了!

我嗅到了一股成长即将带着自由呼啸来袭的味道,微甜,微酸,还有一点点麻。周黑鸭配雪碧,轻松又自在。

这种心情可以理解吧?一个又懒又婪的女人久不能琴棋书画诗酒花。也只有天知道一个急性子在这四年里过的是怎样的日子。

什么包、什么车、什么马、什么吃,都不能给我真正的快乐,唯有你的成长我的自由,才是我最渴望的奢侈品。




















 
 


@1999-2020 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™ 明品生活™ >  六维空间网 新国学网 版权所有   辽ICP备17021960-6